欢迎来到内蒙古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造“刀”记——130舰炮研发生产的那些人、那些事


  碧波淼淼,雷霆阵阵。2018年4月12日,中央军委在南海海域隆重举行海上阅兵,在一望无垠的蓝色国土上,人民海军48艘战舰铁流澎湃,76架战机振翅欲飞,10000余名官兵雄姿英发……这是新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海上阅兵,是新时代人民海军的豪迈亮相。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所在的执行检阅任务的长沙舰,是中国自主研制的052D型导弹驱逐舰,这一型号的驱逐舰被军迷誉为航母编队的“带刀护卫”!阅兵结束后,在各大媒体刊发的习近平同长沙舰部分官兵合影中,一只白色的主炮管直指天际,抓住了军迷和媒体的眼球。这是不是传说中的那把“刀”?

  据长沙舰舰长李金伟介绍说,这“刀”主要是指052D型舰的进攻性武器,包括主炮、对海反舰导弹及反潜鱼雷,其中长沙舰的主炮单130毫米舰炮是现役水面舰最大口径舰炮,具有射程远、射速快、威力大和自动化控制高的特点,可进行对岸攻击及火力支援,对海打击,并兼顾防空的作战任务。

  对海反舰导弹主要控制的是远程打击,具有强大的海区管控威慑能力;反潜鱼雷主要用来攻击敌水下状态的潜艇,都针对是远距离攻击。而独独130毫米口径主炮主控中近程,真正意义体现上了军舰的“贴身肉搏”能力,这也正是“刀”所具备的独特功能。


说“谋刀”:退而不休的50后,

“我全程参与、见证了它的诞生、成长。”

  当在新闻联播中看见习主席在舰上与部分官兵合影时,周炳武的目光一下子就牢牢钉在了那把白色的“长刃”上,他可是看着图纸,一步步,把线条变成了现实。他想起了,17年前心中许下的那个愿望。

  “海上力量是大国现代军事力量最活跃、日常承重最多的部分。在现代战争中,海军的作用更加突出。一国纵有千军万马,但重要时刻冲到最前沿的往往是海军。” 周炳武说起海军的重要性饱含深情。

  1993年,周炳武担任驻厂海军军事代表室总代表,进入舰炮行业。“海军强则海权兴,海权兴则国家兴。我要让亚洲最大火炮厂为海军装上‘利器’!”让国家最好的火炮厂和海军装备“联姻”,一个种子在周炳武心里发芽。没想到,这个心愿在17年后终淬火成钢。

  从“无路可走”到“走别人的路”再到“走自己的路”,周炳武和研发人员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测绘、画图、推参数、核数据,改部件、做调试,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当时厂里比较困难,我们几个决策的时候抽了好几包烟,最后我们都一致拍板了才决定干。我们就是奔着130毫米舰炮来的,一旦成了,我们跟别人的差距就小得多了。当然,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让中国海军装备研发制造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十年磨一“刀”,锋芒惊天下。周炳武见证了130毫米舰炮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就像婴儿呱呱坠地直至长成青涩青年。“海军里有个行话,叫‘大打首先用炮,小打基本用炮,反恐全程用炮’。足见海炮对于海战不可替代的重要性。工厂通过130毫米舰炮在海军这个‘圈子’里名声大振,大家说起来都挑大拇哥。我觉得,130毫米舰炮的成功不完全是经济效益,科研人员的知识面拓宽了,工厂的技术力量强大了,各种视野开阔了、见多识广了。由此,工厂收获了政治、经济、技术、人才四种收益。作为一名军人,当然我认为自己更是一名兵工人,看着自己的产品,跟自己的孩子一样,有出息了,是打心眼里高兴。”


说“造刀”:扛起大梁的60后,

“我们没有退路,拼了!”

  “我想习主席一定能够看到130毫米舰炮上那个印着‘中国兵器XX厂’的铜质铭牌”,作为亲自参与该炮科研试制的副总设计师丁贤荣激动不已,倍感骄傲和自豪。

  2005年,工厂迎来了130毫米大口径舰炮项目上马的重大机遇:凭着在该舰炮立项论证阶段工厂单方面做出的突出贡献,该项目正式成为国家项目,海军装备部对项目进行明确分工,工厂顺利成为副总设计师单位,负责舰炮发射部分试制和全炮的总装工作。

  “从那一刻起,130毫米舰炮项目终于不再是纸上谈兵、空中楼阁!”丁贤荣说。

  接到任务后,丁贤荣和他所在的以60后为主的研发团队,感觉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压力陡增。

  “从双57海炮停产再到上马130毫米舰炮,时间跨度近30年,而且舰炮区别于陆炮、坦克炮,毫无经验可以借鉴,真的是白手起家。”

  丁贤荣回忆当时的场景:“舰炮设计难度大、结构复杂,同时舰炮体积大,各部件加工难度也大,精度要求高,而且研制周期紧,每个节点都是‘脚打屁股’,如何保证‘后墙不倒’?”“130毫米舰炮研发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们没有退路,拼了!”

  就这样,130毫米舰炮研发制造团队从零起步,开始一次伟大而艰难的远航。

  历时近5年、1800余个日日夜夜的不懈努力,凝结着两代兵工人智慧的130毫米舰炮终于横空出世,填补了中国海军在大口径舰炮研发领域的空白,它使工厂近30年提升我国海军装备发展实力的期望变成了现实。

  成功绝非偶然,打通130舰炮“最后一公里”有两大关键词:创新行动和工匠精神,可圈可点。

  在舰炮生产试制阶段,劳动模范积极发挥技术“定盘星”作用,使出绝活诀窍,带头攻克相关加工窄口,凸显了匠心独运的巨大价值。全国劳模、全国道德模范、大国工匠戎鹏强在舰炮生产身管长度和精度创历史新高的条件下,解决了身管内膛加工变形难题,保证了产品加工精度。全国劳模、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郑贵有从工艺、刀具、装夹、加工程序等方面进行优化,保证了产品质量,提高了工效,缩短了生产周期,满足了生产需求。

  这是搏杀攻坚的过程,更是冲过重重围堵一脚破门的过程,一道道难题被破解,一个个节点被保住,就这样,短短几年时间,工厂相继顺利完成舰炮的研发生产重任,创造了海军装备研发制造的奇迹。


说“砺刀”:接力迅跑的80后,

从“战酷暑斗严寒” 到“吐得只剩胆汁”

  造出来舰炮,这才是第一个“步骤”,还有第二、第三个“步骤”,“虎视眈眈”地等着它呢。

  先看第二个“步骤”:山上试验经酷暑、严寒、风沙“三重天”。

  四月的包头进入风沙季节,一会儿阳光照耀、一会儿风沙起舞。正在指挥调试舰炮的李超说起他与130毫米舰炮,就打开了话匣子:2011年,工厂首门130毫米舰炮进入调试阶段,由于技术不完善、故障频出,大家每天都在不停地调试、上炮位、验证,用了近6个月的时间终于完成了试验任务。

  拥抱、欢呼、击掌、喜极而泣。男子汉李超雀跃着奔向舰炮,傻傻的笑着,转身,两行清泪涌出了眼眶。

  李超介绍,印象中最让人头疼的是调试第2门舰炮:方位锁油缸,不能同时运行,攻克困难注定是一场艰苦的博弈,更是智慧与挫折的搏杀。

  如何打赢这场硬仗?苦干、巧干,玩命干。

  从那一刻起,工作地每晚灯火通明,从天亮干到天黑;从那一刻起,没有人吃过家人做的热饭;从那一刻起,顶着熊猫眼的大家打招呼的方式变成了:排查出来了吗?难点攻克了吗?现在,舰炮出现问题的频率越来越低,交装部队的产品越来越多,生产速度越来越快、产品质量越来越高,由最早一年产出一门到今年任务翻番几倍。

  “春天的风、夏天的热,还好忍受,冬天的冷真是刻骨铭心啊。在气温零下近30度的靶场做试验,怎一个冷字了得。”

  再看第三个“步骤”:海上保障过风吹、日晒、晕船、缺水“四道坎”。

  “哪里有任务,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这是130舰炮保障队员喊得最响亮的一句口号。

  “有前辈讲过,在舰上工作,最缺的是淡水,最不能缺的是吃苦耐劳、坚韧不拔、敢于向生理极限挑战的战斗精神。”笔者看着刘叙杭,仿佛看到由于长期风吹日晒,保障队员们黝黑的脸庞、干裂的嘴唇、皴裂的双手、稀疏的头发,缺水不缺精神的战士写照。

  “夏天的船上燥热难当,地表温度高达50摄氏度,在船上工作,几乎每个人都晕船,最惨的一次三天就通过喝水、吃水果保持体力,根本吃不下饭,极易脱水。每次执行完保障任务,都得在床上躺好几天。出海久了,靠岸走在码头上,感觉码头都在晃,这种感觉得持续几天才能消失。”说起在海上的经历,130毫米舰炮舰上保障技术员、89年出生的刘叙杭显得很淡然。

  “一年中有六个月的时间在外出差,频繁奔波于三亚、大连、青岛、上海等城市。一出海就不能打电话,每次都会提前在朋友圈写下:消失几天。以免家里人联系不上担心,这是我与妻子的暗号。”刘叙杭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采访中,笔者留意到,刘叙杭的手指上旧伤摞着新伤,这既是他努力工作的见证,也是特殊的“军功章”。

  “我现在还忘不了那吐得只剩胆汁的感觉。”刘叙杭说,“当时,就凭着‘不怕苦、不怕累’的责任感坚持了下来。”

  至此,这个兵工厂谋刀、造刀、砺刀“三部曲”讲述完了,造“刀”不光是个技术活,更是个志气活、毅力活、精神活,是“铁”与“血”的完美合体,过去我们在钢少气多的时候战胜了不可一世貌似不可战胜的对手,今天我们钢多气多,面对挑战,我们拱手抱拳说:“不服来战!”

  这个兵工厂就是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内蒙古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大中口径火炮动员中心。那个50后老军人周炳武,中国130毫米舰炮缔造者之一,现在还奔波在各型大驱上“老骥伏枥”呢。这个兵工厂的人为啥那么“抗造”呢?他们说,“中国保尔”吴运铎在他们厂待过,把那个“把一切献给党”的人民兵工精神衣钵传给了他们……